大花园建设者(21):竹林闲话

中科院兰州近代物理研究所党委书记、研究员赵红卫就是专程赶来参加验收会的用户之一,他对二期研制工程充满了期待。

  年前,中国林学会首次评出213名首批中国林业乡土专家,衢江区的余正中榜上有名。2005年,余正中承包了500亩竹山,进行低产改造,引进春笋冬出技术,套种中药材,大大提高了竹林的产值。十多年来,余正中以自己的实际行动扎根农村,推广基层林业科技,为乡村振兴贡献了自己的智慧和力量。

  衢报传媒集团记者 陈明明 文/摄

  3月7日,难得雨停,我去采访林业乡土专家余正中。

  到了衢江区全旺镇红岩村,仰头可见一座巨大的石头山,山旁是红岩水库大坝,库水经大坝飞流而下。

  沿水库边的公路前行,水边有不少垂钓者。一打听,说水库盛产将军鱼,他们多冲此而来。

  虽是深山,因了通达的公路,并不觉得特别遥远。一会儿,就到了库尾,余正中已在路边等我,和他站在一起的还有他的朋友——全旺镇幸福源村的村民管德松。

  “你承包的毛竹山在哪?”我问。

  “沿着水库边这一片都是。”余正中说。

  我们就沿着山道,边聊边向竹林走去。

  承包竹山

  “我到这里来也很偶然。”余正中说。

  余正中其实不是全旺人,他的老家在衢江区湖南镇破石村,以前开货车,跑长途。跑长途路上,他常常在德清的一家饭店吃饭。时间长了,和饭店女老板熟了。男未娶女未嫁,两人就谈起了恋爱。

  到了谈婚论嫁的时候,余正中开始考虑未来。跑长途吃的是青春饭,成家以后,天天在外的话,家里也照顾不到。

  这个时候,余正中得到一个消息,全旺镇红岩村有500亩集体竹林要对外承包。他去看了,毛竹山就在红岩水库旁,山下有路,还不错。当时毛竹价格看好,他自己有一辆货车,拉毛竹方便。如果承包下来,卖笋、卖竹都是不错的选择。他也想借此机会,换条路走走。

  公开招标,余正中志在必得,每年承包费从两万多元开始拍卖,200元加一次价,他一次次加价,直到50800元拿下,承包50年。

  承包下来,就要管理。山上有以前村集体的两间泥房,没水没电,2005年,余正中搬了进去住,“晚上睡觉,老鼠从脸上爬过去。”

  第二年,余正中在山脚下造了几间简易房。女友把饭店关了,过来结婚,两人就正式在那里落了脚、生了根。2014年,他们把简易房拆了,在原址造了两层的楼房。

  刚接手的毛竹山处于半荒芜状态,毛竹稀疏,杂木丛生。夫妻两人把精力都花在山上,修路开沟,把山地打理得井井有条。“那时候毛竹价格年年涨,每百斤每年都要涨个一两元。”这对余正中来说是利好,他看到了希望。

  然而,到了2012年,毛竹的价格到了顶点,然后开始下跌。幸好余正中早有准备,困境之中,科技发挥了作用。

  低产改造

  走在竹林间,一个明显的感觉是一根根竹子粗壮挺拔,竹叶碧绿,山上没有杂木,看上去很是清爽。

  余正中(左)和管德松在竹林里察看三叶青的长势。

  “这是我们这里最好的竹山了。”管德松说,以前这里的山和其他地方一样,毛竹稀疏、瘦弱。

  50年的承包期,余正中做好了打持久战的准备,为提升效益,他向衢江区林业局技术人员请教,开始了低产改造。

  “配方施肥、开沟引鞭、蓄水灌溉”,余正中边实践边积累,花了三四年,真正掌握了毛竹种植技术,每亩山地的毛竹由80株增加到了170多株,竹林亩产值从原来的不足百元提高到了千元以上。

  余正中做事踏实,认真推广新技术,他承包的毛竹山也成为林业部门和科研院校的试验、教学实验基地。

  2010年冬天,林业部门组织毛竹种植户去湖州参观学习“毛竹覆盖春笋冬出技术”,余正中也去了。

  “在土地湿度够的情况下,温度16℃到20℃,最符合出笋条件。覆盖就是要模拟这样的条件。”回来后,余正中就开始行动了,先用水把地浇透,在地上铺一层鸡粪、一层稻草,上面再铺一层砻糠。鸡粪和稻草发酵后,会产生热量,砻糠起到保温的作用。也不是铺完就好,还得时时监测,“地里放三个温度计,20厘米、40厘米、60厘米深的地方各放一个。”

  当年,余正中试验成功,腊月上旬春笋就长出来了。由此,他获得全市唯一一个全省毛竹覆盖十大优秀示范户。2012年11月,全省毛竹覆盖“双百万”示范行动推进现场会在他承包的毛竹山上召开。

  我看看竹林里的砻糠并不多,也不像是新铺的。对于我的疑问,余正中说,春笋冬出在技术上是成功了,但有一个问题,就是销售。

  “冬出的春笋在杭嘉湖一带是特色菜,可以卖到几十元一公斤,我们这里市场小,运出去卖不方便,不挖掉又不行。”在这种情况下,余正中又在想另外的办法。

  种中药材

  “那是什么?”其实,一上山我就注意到了竹林间放着的一排排“布袋”。

  “里面种的是三叶青。”余正中说。

  “我们方言叫金丝吊葫芦,山上有野生的,地下的根丝很长很细,有个像小葫芦一样的根。”管德松说。

  “你看一节三片叶子,一年到头都是青色的。”余正中扶起一根藤说。

  “清凉的,小孩子发烧,吃了效果很好。”管德松说。

  “是植物抗生素,里面还有多糖成分,抗癌的。”余正中说。

  “我老婆用三叶青的藤煮瓜子,吃了不会上火。”管德松说。

  “叶子和藤在福建那边做成茶包,清凉的。”余正中说。

  这就是余正中新的发展方向。从2015年开始,他在竹林中套种喜阴的中药材,发展林下经济。

  两个人讨论得热闹,我说了自己的疑问:“中药材为什么要种在袋子里?”

  “不用挖,卖的时候一倒就可以了,袋子可以降解,不会污染环境。要挖笋的时候,把袋子移一下就可以,也不影响毛竹生产。”余正中解释说,直接种在地上也好,但就是挖的时候会比较费时费力。

  山上有两个妇女在忙碌,把三叶青长长的藤剪成一小段一小段。

  余正中拿起一小段说:“买苗的话,要1.8元一根,自己扦插,成本是一毛到一毛五。”

  这些是余正中为扩大种植面积做的准备。

  当然,山上不止三叶青,还有其他中药材。经过几年发展,现在已有三叶青82亩,重楼、白及等50多亩。“三到五年生长最快,还没到收获的时候。”中药材的价格起起伏伏,对于未来的行情余正中也没数,他说,他有一个朋友,种了好几十亩白及,长得很好,去年上半年一公斤的价格600元,到了下半年才160元,差不多四分之一左右。

  对于市场行情变化,余正中的想法是:“不管怎么样,先把东西种好,你没有东西,价格再好也没用。”

  乡村振兴

  一样的毛竹山,不同人管理,效果天差地别。

  管德松指着对面的毛竹山说:“那些山山脚下的毛竹还有人管,上面的毛竹背下山来卖不合算,就干脆不去管了,杂木长出来,毛竹都没什么了。”

  同样的山,那为什么余正中去管理就有收益?

  管德松说,余正中在每个山坞里都修了路,货车可以开到山上,毛竹砍下来,直接拉走卖,省了背的工夫。他管理的毛竹粗壮,同样是砍毛竹,砍别人的毛竹一个人一天砍一两千斤,他的毛竹可以砍三四千斤。

  管德松在杭州打工多年,后来开饭店,2016年回老家,平时做点生意。他清楚地知道现在农村发展的困境:田地效益越不好,越没人去管理,青壮年都外出打工,把老人和小孩留在家里。没有了劳动力,田地更加荒芜。

  由此,管德松认为,现在新农村建设,环境好了,乡村美丽了,但乡村要振兴,还是需要让年轻人回家,有了年轻人,村庄才有活力。

  但年轻人回来干什么呢?

  这是一个很大的话题,不是说说就能做到,但余正中还是表了态:“有需要的话,我可以提供帮助。”

  采访结束,大家下山。

  正走着的管德松停下脚步,朝地面看去,肯定地说:“有笋,马上要拱出来了。”

男子狂追百余米抓住行凶者女友
石原否认将“购买”钓鱼岛捐款献中央政府
视频:国亲两党策划大游行反对陈水扁“终统”
胡锦涛等出席人大五次会议第四次全体会议
西安日系车主重伤案疑犯:我是爱国抵制日货
记者暗访温州天上人间 公关称可带小姐出台
胡春华接替储波任内蒙古自治区党委书记
英媒:乌克兰危机考验中国全球政治雄心
王聃:尸检报告远非瓜农死亡事件的终点
袁周当选为贵阳市长 李跃南任人大常委会主任
甘肃省任命黄泽元为张掖市委副书记 提名市长
环球时报:创新药可缓解中国医疗难题
男子持刀抢劫被保安抓住围殴 被抢女子挺身阻止
药贩卖假伟哥地摊摆到安监局门口被抓
菲侨民协会呼吁抵制中国产品 称被中国蚕食
火锅店员工与食客发生冲突砍伤两人
西安日本遣唐使石碑被涂油漆 碑文现“拆”字
石原慎太郎批评日本政府拟搁置登钓鱼岛申请
而喻:年会“变脸”折射了什么
致公党上海市委换届 吴幼英当选为主任委员