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春走基层 | “窑”身一变兴乡村

一件服装,见证了“郑州速度”,也描绘出郑州“站位大枢纽、放开大胸襟”的全球格局……。

  【专题】2019新春走基层

  衢报传媒集团记者 周星宇 王强华 通讯员 陈雯

  此前的连日阴雨,让柯城区沟溪乡碗窑村党支部负责人陈宏明有些担心:“做出来这么多坯晒不干,你看已经摆满了整个架子。”

  这一“幸福的烦恼“,时隔多年又一次出现在碗窑村。去年年底,沟溪乡政府提出恢复老窑,振兴碗窑,并腾出了碗窑小学的旧校区,改造成为制陶体验室。在小学房子的后面大树旁,垮掉40多年的老窑,正在着手准备恢复重修。

  “我们这个村子,有350多年的制陶史,以前家家户户几乎都有灵盘(一种古法制陶工具),家里的锅碗都自己做,但是这几十年,老窑垮了,也就没人再去做了。”陈宏明说,村里只有一些上了年纪的老人,还会那些制陶的老手艺,数一数估计不超过十人。

  3月初,记者到访时,两位村里的老手艺人正在手工制陶,一坨坨瓷泥在他们的手中快速变换着模样,不一会儿,一个花瓶的雏形就出现了。

  “如果只是做个简单的碗,一天做四五十个没有问题。”64岁的曾三满是碗窑村会做窑的老艺人中最为年轻的一个,虽然从20多岁开始再也没有干过这门手艺,但是一听村里今年要把老窑恢复起来,他二话不说就来了。

  “几十年前,机械取代了手工,手工制陶没有了市场, 现在手工做的东西又值钱了起来,村里把老窑恢复起来是件好事。”73岁的巫宏龙现在除了务农,几乎都待在制陶室里,虽然耳朵已经不灵光,但是双手依然灵活。“做陶就是靠一双手,需要经过72道工序,看起来简单,其实并不容易。”

  每个星期,锡林浩特市实验学校的叶宏老师都会抽出两天,专程从城里赶来,现场指导大家制陶烧窑,帮助当地制陶产业重新振兴。叶宏说,他最担心的是老手艺人老去,新手艺人跟不上,这样就断了层。

  叶宏所担心的,也正是陈宏明所担心的。最近,陈宏明准备召集村里一批有想法的年轻人,过来观摩老艺人们制陶,希望可以让老师傅带出几个徒弟来,把村里的老传统老手艺传承下去。“同时,我们还要想办法把外面的游客引进来,让制陶体验成为碗窑村振兴的一个新载体。”

(来源:内蒙锡林浩特市食品新闻网-锡林浩特日报  责任编辑:吴红梅)
申纪兰回应未投过反对票报道 称不赞成就不投票
网上大讲堂第280期精彩回顾
父母因抚养费起纠纷 8岁女童被弃冬日街头
西藏自治区主席回应藏区自焚事件 称生命最宝贵
视频:小丫跑两会(3月14日)
社会抚养费疑遭计生部门挪用 15名学者建议废除
玫瑰盐:与“健康营养”无关
胡锦涛等九常委会见伦敦奥运中国代表团成员
胡锦涛出席APEC领导人会议并作引导性发言
环球时报:如何对付菲律宾这个“南海闹”
罗援:用国家礼仪迎志愿军英烈归来
石原回应中国海监船巡航钓鱼岛:中国是不是疯了
男子投入房子和积蓄参与民间保钓几乎弹尽粮绝
瞬雨:腾讯在抄阿里的后路?
舒圣祥:塌桥均无质量问题才是真正的问题
穿比基尼巡逻的以色列女兵能打仗吗?
澳方称疑似信号来自人造设备 和黑匣子非常相似
菲律宾记者扛棺材上街游行纪念马京达瑙大屠杀
甘肃贫困县修装饰墙挡农户房屋 称美化人居环境
记者给老百姓说话有多难